• 报到

登录
首页
人民英雄纪念碑
英烈名录
英雄名录
抗疫英雄
寻找英雄

张玉君

职务: 抗联老兵

家庭地址:

出生日期:1916年  

详细事迹


鸡西市党史研究室34年前,采访抗联四军老兵张玉君




抗联老兵张玉君1986年口述录音(原鸡西市党史王晓廉、康广良整理)



 



我家原籍辽宁省宽甸县。1926年(民国十五年)我10岁的时候,父亲张继明领我来到密山县哈达岗。第二年,搬到哈达河沟里居住即现在的鸡东县新华乡长山村,为了生活,父亲让我给刘仲河家放猪。每天风里来,雨里去,日子过得很清苦。



1931年9月,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东北,使东北人民陷入苦难的深渊。不愿当亡国奴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展开了顽强的驱逐日本侵略者的斗争。



1932年的冬天,在哈达河村里出现了一些标语和传单,内容都是号召人民群众起来向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斗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等等。村里人都说,一定是共产党到咱村了,这下子打鬼子可有希望了。后来听说是共产党员李太俊他们撒的传单。



1932年冬――1934年春,我参加了儿童团,给抗联部队站岗放哨。经常到三河送信,那儿有党组织,一般都是晚上送,一个人走,一走就是十四五里地,那时刚刚16岁。有一天晚上,天很黑,走到坟地旁,鬼火一闪一闪的,心里真害怕,往前走,出现一个马架子房。这时大约是晚上10点左右,草房子里影影绰绰露出了一点灯亮,走近一看,只见罩子灯放在屋地下,地上停着死人,门口挂着一串纸,风一吹,哗哗直响,这时头皮籁籁的,直发炸,吓得往前跑,山上狍子嗷嗷直叫,太瘆人了。收信的是张墨林,当时,他是区委书记。



 



组织反日会



1933年的春天,山上的冰雪快化完了,满山的达子香花开了,香味直呛鼻子,万物就要复苏。这时中共绥宁中心县委派共产党员朴凤南等同志来到哈达河沟里建立了反日会的组织。



该会的领导人还有:李成林、朴凤南、阚玉坤、李春根(外号“大老朴”)、金长德、李太俊、李发、李根淑(女)。会员有:我父亲张继明、孙福林、戴云峰、戴云章、戴云亭、佟双庆、王山东(名字叫张哈)、王维邦、李宝文、王清、梁玉坤等。妇女会的领导人是李根淑,我母亲参加了反日妇女会。我当时17岁,参加了儿童团的组织。儿童团员有何福全、王庆云、陈中常。儿童团的主要任务是给反日会运送物资,每当反日会组织开会时,儿童团就给他们站岗、放哨,另外还送信和学歌。



朴凤南等同志动员反日会的会员募捐款买枪,我家捐款伍元,反日会用大家的捐款买了一支手枪,同时又缴了“于秧子”的一支手枪。当时“于秧子”是满洲国的甲长,在去哈达河开会的路上给缴的。用这两支手枪,在勃利县缴了一个防所,获得了20多支长短枪,再用这些枪支建立了密山县抗日游击队,地点是张家菜营,队长是张宝山,参谋长金根,分队长梁怀忠,事务长徐光新。



1934年阴历3月,游击队的队长张宝山在杨木岗叛变,并带走了好几个队员,以后又让我方把这个姓张的可耻叛徒抓到了,给予他应有的惩罚。



攻打哈达河



 



4月初四,地方党组织朴凤南同志派我父亲张继明和佟双庆去勃利县茄子河取枪,枪放在一个朝鲜族同志的家里,把连珠枪取回来之后,交给游击队的新队长朱守一同志。1934年春季五月初四,组织上决定打哈达河,四处调集了山林队,约有1000多人。朱守一带队,计划打哈达河守备队(日本部队)和伪军,准备缴他们的枪。5月初4,那天晚上月黑头,对面不见人,天还下着雷阵雨,队伍没有出发,咱们自己的队伍才有45人,大部分是山林队。勃利、杨木岗、密山那边的都调过来。那时我们部队也实行统一战线,只要打日本我们就和他联合。我父亲张继明和戴云峰负责搞电线,电线掐完他们顶着大雨就回去啦。进攻的主力队伍这时出发了,天真黑,对面伸出手掌都看不清。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冒红,日本鬼子、伪军警察队就从哈达河出发奔长兴来了。当天晚上部队都住在哈达河沟里,长胜也住了,老百姓家里都住上了山林队,敌人的行动被我们岗哨发现了,回去报告了朱守一,这时咱们也准备好了,和敌人接上火之后,双方就打起来了。战斗进行很激烈,敌人的子弹越打越少,就逐渐往后退,退到五间房老张家,老张家不是正庄的大地主,二大破那么个玩艺,他家有快台子,把敌人就放进大院内,凭借工事和我们继续对抗。当时参加打日本讨伐队的还有“大明寺”,有40多人,每人配2支枪,(1支手枪,1支步枪),还有“交的宽”和“双河”队伍各四五十人,前来援助我们打鬼子。敌人退到张家大院后,丧心病狂的大地主张老四就向抗日队伍开起枪来,张老四如果不开枪,敌人就将全部被生擒活拿。朱守一队长在战斗中看到朝鲜族战士金长哲连续打倒3个日本鬼子,就站起来为他叫好,恰在这时一颗子弹飞来,射中了朱守一同志,不幸中弹牺牲。这时抗日部队主动撤出了战斗。



 朱队长牺牲以后,上级党组织又派张奎同志任游击队的队长。



 



老道沟



7月下旬,游击队转移到于家沟,在那时有“亮山”“邱破烂”两个胡子队,他们是从勃利县过来的。我们党对他们进行了思想政治教育,使他们不抢老百姓的财产。可他们不服,所以双方发生了冲突,他们二三百人,把游击队三四十人的武器全缴了,游击队的通讯员李太俊向李延禄军长汇报了此事,张奎队长和游击队员们也一起回到了军部,李延禄军长又发给了游击队枪支弹药。



阴历8月份,李延禄军长和游击队在锅盔山后同日本鬼子打了一仗,把敌人打的大败而逃。仗打完以后,李延禄军长亲自率领游击队回到哈达河沟里东北段(东北段就是现在的正阳)。中秋节后,队伍出发了,奔二道河子一带活动,李军长率领我们队伍回到穆棱河南军部,当时有40多人,游击队也只有五六十人,一共100多人。经过老道沟(现在的立新煤矿)在那住了两三天,有一天,山下来了一支伪军,有3个连,全穿便衣,打着红旗,从南山里过来了,张奎队长用望远镜一望说是咱们的人,就没有加以防备,在相距不到2里地时,他们就来了1个散兵线,分3路向我进攻,张奎一看不好就说,这是敌人,准备战斗。下午不到1点打的,一直打到天漆黑。后来从敌人伪军中反正到抗联的班长张德武、王××等人口中知道敌人这次出动的军队有五六百人,还有日本鬼子,我方因占领了有利地形,战斗中仅有1人受伤。而敌方死了18人,其中日本兵两人,是教官。



藏 马



 



1934年,反日会组织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扬了南泥湾的精神,自己播种水稻,是朴凤南领导种的。



10月24日,哈达岗五甲有个甲所要车抓马,当时游击队有两匹马,在我们家养活着,这两匹马是在密山杨木岗打伪军时得的,听到敌人要抓马的消息,我弟弟张玉臣把马藏到朝鲜族一家的破房子里,被李歪嘴子这条走狗看见,当时他就盘问我弟弟:“这马是谁的?”我弟弟说:“这是我家的马。”



“这是游击队的马,我认识。”李歪嘴子紧盯不松口。说完李歪嘴子就上南岗了,这时我弟弟马上报告了地下工作者张墨林,随后把李歪嘴子给抓住。



找四军军部



 



我父亲领着我两个妹妹加我弟弟,还有王维邦就奔张老奤菜营四军军部去了。他知道四军军部在那沟里,找李延禄,他押李歪嘴子到过军部,他心思部队不能转移,所以就奔那去了。他们到那,张老奤菜营成了一个灰堆,都烧了。军部往勃利转移了。这样我父亲和王维邦就奔八铺炕,就是现在的太平大队,拉山过去到王家烧锅,张、王两家就在那落了户,那时满洲国落户不限制。



 



 



(鸡西党史王晓廉、康广良整理)





 





o





照片是,文中抗联张玉君,提到密山反日会父亲张继明。张玉君母亲反日会妇女团骨干。


其他英雄

  • 任弼时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

  •  张永福 班长

  • 郑春满 排长

  • 张文荣 报务员

  • 程福明 副支队长

  • 陈建军 生前为亳州市蒙城县消防救援大队齐山路消防救援站战斗员,三级消防士消防救援衔。

  • 金维映 政治班学员

  • 焦凤太

  • 金华卫

  • 吴涌 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