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报到

登录
首页
人民英雄纪念碑
英烈名录
英雄名录
抗疫英雄
寻找英雄

何基沣

职务: 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四军军长、南京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华北行政委员会委员兼水利局局长,水利部副部长,农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等职。是第一、二、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三届

家庭地址:

出生日期:1898年10月   逝世日期:1980年1月20日

详细事迹

明明是中共,叛徒却亲眼见他从师长升到副司令,前来相见差点被杀


 

 



国民党徐州三绥区副总司令官何基沣与徐州“剿总”防谍队的项迺光,可以说是一对生死冤家。



1939年,时任师长的何基沣秘密加入中共后,得知新四军缺钱,筹集了3万块大洋。新四军派地下交通员项迺光和刘放来取钱。



不料,项迺光和刘放拿着这笔钱却出事,又累及何基沣。





当时项迺光和刘放两人拿着何基沣送给新四军钱走后,到了老河口,分开住在两个旅馆。



不料当晚项迺光上街吃饭,被李宗仁的战区总部宪兵队盯上了。项迺光见自己走不了,想办法通知刘放,并巧妙地把钱转移给了他。然后,他自信能对付住这帮特务。刘放脱离险境后,他留了下来。



第二天,他上了宪兵队队部。起初,特务也不为难他,好饭好菜招待,还下馆子,宿妓院,想慢慢套他的秘密。项迺光心中有数,叫吃则吃,叫喝则喝,叫玩则玩,要问秘密,则一个字不说,以为国共合作,泡几天,人家拿他无可奈何,就放了他。





谁知过了几天,特务们不耐烦了,一个黑夜,把他捆到山坡要活埋。



项迺光一看那黑洞涧的大坑,一下便瘫了下来,由此开了口,一共写了几十页供词,什么中共河南省委、中共派在第一、第五战区地下党员,等等,名单开了一大串。自然,何基沣的名字在其中。



由于他的招供,中共在一、五战区的地下组织被破坏贻尽。何基沣随后也被蒋介石叫去重庆,亲自审问。



可是,何基沣简直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物。他明明是中共,身在曹营心在汉,可到重庆后,竟然又被放了回来,老蒋还亲自为他饯行,赠送中正剑。为此,项迺光在上司那里大为丢面。以后,他在防谍队谋事,一直暗中注视着何基沣。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却看到了何基沣从师长升到军长,在升为了三绥区的副总司令官。



这反把项迺光搞糊涂了:这个何基沣到底是真国民党,还是真共产党?



这个叛徒在敌防谍队近10年时间,破获了不少中共秘密组织,却没搞清楚何基沣的身份。



1948年,济南战役一结束,华野大军挥师南下,中野大军解放郑州后,也直逼徐州。徐州乃至南京惊恐万状。他们一怕解放军,二怕杂牌军起义。国民党出版的《世界知识杂志》竟公然散布“冯治安的部队防守徐州,谁能保证不出现里应外合、内外夹攻的形势,步吴化文之后尘?当应深审之。”



徐州“剿总”司令官刘峙本来就对三绥区3的部队疑神疑鬼,一想到济南的吴化文,就心惊肉跳,为铲除心腹之患,他下令将驻守徐翔的过家芳132师调到运河前线,徐州防务交李弥第8军。对贾汪,刘峙对何基沣尤为疑心,专门从“剿总”防谍队选派项迺光到贾汪担任防谍队队长。





这天,何基沣正与李连城在客厅里摊开地图,研究部队起义的有关事宜。突然卫兵进来报告:



“项队长求见。”



何基沣一听项迺光来见,怒从心起,恨不得立即把他抓起来,但又不得不压下怒火,对卫兵说:“叫他进来。”



项迺光走了进来。



何基沣已经多年没见过他,可一见面就说道:



“项队长,我没请你呀!”



“小弟公务在身,特来求见副总座,”项迺光哈着腰说,同时眼睛在李连城身上瞄来瞄去说,“这位兄弟好眼熟啊!”





李连城讥讽地说:“项队长,想当年,你把9师的饭碗都舔溜了,谁不认识你呀!”



何基沣面有怒色,说:“项队长,你什么意思。我的副官,你都信不过?”



“岂敢,岂敢!”



过了一会儿,何基沣说:“听说项队长这些年混得不错啊!”



“为党国效劳,小弟不甘后人。”项迺光大言不惭。



“项队长对党国的忠心,何某人领教过啊!”



“哪里,哪里I副总座,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过去的事情,请多包涵。”项迺光尴尬地回答。



“为过去的事情,我要感谢你。有你抬举,我才到了重庆,才见了委员长,得了这柄中正剑。”何基沣把佩剑往桌上重重一摔。





“我有眼无珠。该死,该死。”项迺光低头说。



何基沣于是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项迺光对何基沣说:“报告副总座,近日我们发现个别部队军心不稳,有人煽动士兵反水。昨晚,110团机枪连有一个排的士兵渡河逃跑,与我们弟兄发生冲突。望副总座协助查处。”



“哦,有这等事?李副官?”何基沣脸一沉。



李连城马上会意,走到何基沣身边.低声说,“副座,昨晚38师报告,他们派出的侦察排,遭到不明来历的人攻击,就是项队长他们干的。”



何基沣听罢,拍案而起,对项迺光训斥道:



“混蛋,昨晚过河的士兵,是38师派往共区的侦察排,你破坏前线军事行动,该当何罪?”





项迺光一听顿时慌了神。



何基沣对李连城交代:“给刘军长打电话,告诉他,昨夜阻击侦察排的家伙查清楚了。头目在我这里。”



项迺光一听说拦击了59军侦察排,不知真假,何基沣要用这个罪名治他罪,可以杀他的头,立刻软下来:“副总座息怒。误会,这全是误会啊!”



“不干好事的东西!”何基沣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是你自个上刘军长那里请罪呢?还是我派人把你捆过去?”



“我自个请罪去。”项迺光哀求。



“滚吧.”



可是走出门,项迺光却不敢去找刘振三。



因为,刘振三对特务历来恨之入骨。在湖北时,他曾杀掉一个触犯了他的特务组长,国民党党部也奈何不了他。第二天,项迺光带着他的防谍队灰溜溜地撤回了徐州。



不久,何基沣和张克侠率部在阵前起义,为淮海战役为围歼黄百韬兵团放开了一条直接插入敌后的道路。刘峙急得直跺脚:“黄百韬完了!黄百韬完了!”



何基沣起义,被称为“淮海战役的第一个大胜利”。


其他英雄

  • 徐锡麟 辛亥先烈、安庆起义带头人

  • 和自兴

  • 郭恩志 中央军委授予“一级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立特等功,并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回国后,历任副营长、副团长、副师长。是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 樊树锋 警察

  • 杨科璋 政治指导员

  • 董文远 太原铁路公安局秦皇岛公安处迁安北车站派出所原四级警长

  • 张峰

  • 李洪明 公务员

  • 祖文志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公安分局政工室原副主任

  • 朱务平 任中共长淮特委书记,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