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报到

登录
首页
人民英雄纪念碑
英烈名录
英雄名录
抗疫英雄
寻找英雄

卢誉标

职务: 飞行员

家庭地址: 空军官校十一期驱逐组毕业

出生日期:1918年6月14日   逝世日期:1945年4月4日

牺牲地点:湖南沅江

安葬地点:湖南沅江

详细事迹

旅居新加坡的爱国华侨青年卢誉标闻知日寇蹂躏中国大地屠杀中国人民,毅然归国,报名参加空军,投入抗日洪流,参加盟军东方战略空军的飞行大队,来到湖南芷江机场担任第五大队十七中队中国空军飞行员。



  作为技术超群、英勇善战的空中勇士卢誉标投入对日寇空战,多次击落日机,屡建奇功。1944年4月中旬,日本集结了五十万陆军和数百架飞机发动了旨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即“一号战役”。在河南会战中,卢誉标所属中美空军混合大队(飞虎队)己掌握制空权,共出动310次1644架次(芷江中美空军有飞机600多架),击落击毁敌机166架,炸毁敌坦克、装甲车及汽车一千多辆,炸沉击毁敌舰船36艘。卢誉标驾机参加轰炸武汉日军的战斗,摧毁日军兵站,击落日机11架,是中国战场上第一个击落日寇四式战机的飞行员。在湖南会战中,1944年6月,卢誉标在长沙空战中击落日机两架。8月4日,卢誉标在衡阳空战中先后将两架敌机打得凌空开花。



  不到1年时间,卢誉标担负过57次攻击日军的任务,空战时间达150多个小时。由于他技术过硬,作战勇猛,被战友们誉为“云天鹰”。他战功赫赫,胸前挂上5枚中美战功勋章,成为“飞虎队”中的空军英雄。



  1945年4月4日,己是作战参谋的卢誉标,驾驶着刚装备的新式战机,和其他几名中美空军战友,执行攻击轰炸湖北咸宁日军军火仓库任务的返航途中,卢誉标所驾战机因机械故障不幸在沅陵触山,卢誉标坠机牺牲以身殉国,最后长眠在湘西这片芳香的泥土之中。

 









卢誉标,广东省番禹县人,生于民国六年六月十四日,空军官校十一期驱逐组毕业。

1943年11月初的一天,在虽是初秋而胜似春天的南方,陈纳德机美国空军司令部参谋鲁斯上校和中美空军高级军事人员,聚集在桂林机场上忙碌着,他们正在严格的审査着每一名前来报名参加中美混合大队的飞行员的履历和飞行技能。

中国空军第一路司令张廷孟、周至柔等与美国“飞虎队”司令陈纳德等在看台上就座,大家的眼神,都地注视着机场上的动静。当指挥台上传来了值班官的一声令下:

第34号,上机!”


只见从排列整齐的飞行员中,走出一名显得精干而健壮的年轻飞行员,敏捷地飞也似的爬上飞机,迅速拉开舱盖,瞬眼间,一架银灰色的飞机“嗖……”地一声掠过跑道,腾空而起,直冲云霄!在机身尾部曳着一条洁白的轻烟,像一条纤长而轻柔的素娟,悬挂在湛蓝色的晴空,也像一枝七色彩笔,在碧蓝色的画布上描绘出令人惊叹的亮靓画幅。人们视线的焦点,完全被这一只雄健的神鹰吸引住了。只见这架飞机平稳飞行后,却像小孩子手中的折纸风车一样旋转起来;接着飞机尾部那白色轻烟,却变成了一连串圆圆的烟圈,天上繁花争妍,非常好看。

熟悉飞行的内行一看,便知道这名飞行员是在作“战斗转弯”和“横滚”等高难度的特技飞行。他那精湛的技艺和娴熟的动作,令在场观看的中美飞行员,发出一阵阵赞叹声。在场外围观的群众,更是掌声响起,大家纷纷欢呼:“好!好!”

突然,飞机像失去了控制,从高空旋转着直往下栽,地上观看的人们看到这危险情况,神经也紧张起来。眼看飞机下栽、下栽、就要触到地面了,一场机毁人亡的悲剧即将发生,有的人全身冒出了冷汗,有的人情不自禁地“呀!呀!”地惊叫起来,有的人紧张得低下了头不敢“目睹那一幕”悲剧…

然而,让人们感到意外的是,一转眼功夫,飞机却奇迹般地调转了机头,冲天而上,凌空翱翔。这是名叫“螺旋飞行”的特技,这个飞行动作不仅难度大,而且危险性极强,稍有疏不顺手,便面临不堪言状的惨剧。所以它要求飞行员不但要有坚实的飞行功底和良好的身体素质,而且还要有不怕死的气魄。就连在场的美国老牌飞行员,也没有几人敢贸然试飞这一绝技。

这时坐在指挥台上,平时显得非常威严的陈纳德将军,高兴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连声喊道:“OK!OK!”

这位34号飞行员的飞行表演,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他转过头去,向在身旁的张廷孟上校打听起这名飞行员的情况。据张廷孟上校的详细介绍,这名飞行员叫卢誉标,他是出生在新加坡的华侨青年,在海外小学毕业后,他父母是爱国华侨,便把他送回祖籍,在广州中山大学附中念书。为了使他日后能顺利地进入中山大学这所高等学府深造,家里已为他筹集了足够的上学资金。

然而,日寇侵略的铁蹄踏上了祖国的神州大地,烽火映红了蓝天,日机在蓝天上作威作福的阴影,打破了他那攻瑰色的升学之梦。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能安心读书不闻窗外事吗?

作为一名华侨青年,他更是心血澎湃,义不容辞!他放弃了学业,离开广州,投笔从戎,前往云南报考初级航校。由于学习飞行成绩突出,他被保送到美国亚利桑那州匿克斯地方威廉斯空军训练中心深造。他专心钻研飞行技术,进步很快,他在那里参加过飞行特技比赛,初露头角,摘取了第二名桂冠,获得了校方颁发的翼形奖。

卢誉标从美国空军学习毕业后回国,空军总部本打算把他留在昆明高级航校任教,然而他却执意要求参加第一线对日作战,以实现他“驱逐倭寇”的理想,体现了华侨爱国的具体形象。

他现是中国空军流星大队的一名队员,由于他的飞行技术过硬,作战进攻猛勇、强悍,大家给他送了个“云天鹰”的美号。

陈纳德听完张廷孟的详细介绍后喜出望外,十分满意地连连点头,连声说“小伙子,好样的! Good! Cood! ”

他立即翻开了飞行员的名册,用他那支帕克金笔在卢誉标名字的左上方,划上了ー个明显的圆圈,卢誉标就这样被正式录取为“中美空军混合大队”的队员了。

1943年11月5日,一个经陈纳德将军多年精心谋划,人员又经过他严格批选的新型空军战斗队 “中美空军混合大队”终于在桂林诞生了。

这支新生的空军队伍,是以原美空军“飞虎队”队员为骨干与我国空军队员组成的。仍由陈纳德将军亲任总指挥,大队内分有B-25式中型轰炸机队和P-40式战斗机队,卢誉标分配在战斗机队。

1944年4月中旬,侵华日军纠集了十四个步兵旅团,七个野战补充联队,计十六万兵力,发动了密谋已久的“一号作战”计划。几天后,郑州失守,洛阳告急,在河南前线作战的中国守军将领,纷纷发来快电,请求中美空军予以支持。在这种情况下,陈纳德批准了卢誉标所在的大队奉命进驻芷江机场,支持河南会战。

1944年4月下旬,繁忙的芷江机场,白天的喧器声停止了,机坪中所有的灯光熄灭了,这是一个宁静的晚上,四周村野寂静无声机场静悄悄。这是我飞行员自从进驻芷江机场,狙击日机的疯狂进犯以来,难得的片刻休息,可说是意外的享受。

飞行员们有的躺在机翼下的草坪上,那可说是舒服的安乐床啊!他们连续飞行作战,确实是累了,很快便进入梦乡。

突然间,机场上“鸣……鸣……”的警报声打破了夜深的寂静,也把飞行员们难得“安闲”的梦乡惊破了。卢誉标睁开睡眼,很快便看见机场上升起了三颗预示起飞的绿色信号弹,在夜空中闪光,无数辆为祖国起飞专用的车灯启动了,射出巨大的光流,把这块1200米见方的机坪,照得如同白天一样。

在白光四射的机坪上,机场上的人员繁忙而紧张地进行着临战前的一切准备:机械员动作快捷而熟练地检查、整修着战机的各部件,保证万无一失;军械员迅速将炸弹塞满弹舱,挂上机翼,准备个关键给日寇狠狠的打击;飞行员全身披上“飞行服”二步代替三步,用劲一跃,便钻进机舱驾驶座上,拉上了舱盖。

在这宁静的夜晚,芷江机场上,个个飞行员,斗志昂扬,像天上的雄鹰,展开了翅膀,准备着从天而降,把日军巢穴掀个天翻地覆。五分钟后,机场跑道上升起了三颗黄色信号弹。这是飞行指挥部发出的作战命令:全队机群配合美国第十四航空轰炸机队,夜袭武汉。这时即将冲天而去的飞行员们,眼睛盯着夜光表显示出的时间,是三时二十分,是黎明前的战斗。

卢誉标和队友们在大队长张唐天的带领下,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很有节奏地冲天而去,像离弦的利剑,“嗖!……嗖!…”的声音,震耳欲聋,打破了夜间的宁静,飞机群在空中减速编成队行列后,便加大油门,朝东北方向飞去,在溆浦上空与轰炸机队会合,战斗机队很快调速后在轰炸机队的后上方,尾随而行。

四时五十分,飞机群飞临夜幕下的武汉市郊,这时轰炸机很快由“品”字队形,改为“一”字队形,队形的这一改变,预示着轰炸即将开始,给日军敲响丧钟,把日军炸个稀巴烂,鬼哭狼嚎。

卢誉标俯视着夜色迷茫的武汉,心情显得有些激动与愤慨。他清楚地了解,这座我国九省通衢的美丽地方,是祖国大好河山的中心,而现在却变成了日军发动“河南战役”的阴谋部,一个狼虎出没的巢穴,一个在日本鬼子铁蹄下,阴森恐怖的人间地狱…他想着想着而怒火冲天,心中暗暗地嘀咕着:“日本强盗,等着吧!马上就要把你们从睡梦中,送上西天!”卢誉标和队友们的战机,在黄鹤楼上空盘旋,凭着朦胧的月色,在汉口火车站附近,终于找到了那座犹如教堂似的洋式建筑和用一大片油布严密遮盖着的堆满了“杀人弹药”的货场。

据情报部门事先提供的情报指出,这便是为日军侵略中国、为“河南战役”源源不断地输送了大量杀人武器的汉口兵站的所在地。卢誉标看着这座为日寇施行罪恶的场地,心中怒火沸腾、翻滚,同时耳机里,实时传来了张唐天大队长坚决有力的声音:

实施攻击,消灭目标!”

卢誉标闻声而动,第一个驾机俯冲下去,早已发痒的手指,紧紧地按在投弹键上,弹舱盖打开了,炸弹像一团密集的冰雹,从空中倾泻下来,准确地落在那高大的洋楼和经过伪装的货场上,接着发出一团团闪亮的火光,一声声震耳欲聋山崩地裂的巨响,回荡在刚才还是十分寂静的夜空。一瞬间,货场就变得像烧开了的油锅一样地“哗叭啦”“哗哩叭啦”地燃烧起来,火光映红了滚滚长江东流水!

卢誉标仿佛从这闪亮火光和爆炸声中,看到和听到了日本鬼子逃命时那种狼奔豕突的丑态,残肢断臂后,鬼哭狼嚎地呻吟…“他们做着鲸吞中国的美梦,还来不及庆祝,就被中国雄鹰的翼膨拍打着送上“靖国神社”的屋檐下,被钉在了罪恶的木牌上,永受世人的睡骂。

就在卢誉标等雄鹰攻击兵站货场的同时,在战机护下的美第十四轰炸队,也完成了对武汉三镇的两个日军机场油库及弹药库的任务。

这种紧张的战斗、精彩的轰炸虽然仅仅只有几分钟时间,但是这座作为日军后援基地的重要兵站,就被飞虎队(中美混合大队)雄鹰毫不留情地捣毁了。灰烬轻烟随风飘逝,这标志着日军幽灵的黄泉路…

卢誉标等雄鹰首战告捷,正准备按事先计划安排好的路线,飞往汉阳的龟山上空,集合编队返航。突然发现在长江东岸的蛇山上空有一群闪着鬼火的日本零式战斗机,正气势汹汹地朝着长江西岸直扑过来,好似要血洗惨败的耻辱。

这个时候,张唐天队长急忙命令飞行员们的战斗机散开,排成扇形机队,像耍龙灯似的来个首尾相应,中间开花,上下迁回。雄鹰们凭着鲨鱼式战机的操纵灵敏、拐弯半径小、速度快等优势,一下子便绕到日机群的后面,占据着有利位置,紧紧地咬住敌机尾巴。接着,数十挺机枪一起射出了惩罚的子弹,把零式机打得晕头转向而“哇啦!哇啦!”叫。

战火射击只进行了二十来秒钟,也就是一眨眼间,便有十一架日机,拖着浓浓黑烟,栽进奔涌的长江浪花中。其余敌机一看,遇上这种出其意外勇猛的攻击,都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指,他们见事不妙,急忙掉转机头,朝江东方向逃之夭夭。

这时,东边的天幕下,遥远的群山上,呈现出一片朦胧的灰白色彩,稀稀落落的晨星,收起她那耀眼的光亮。

卢誉标和战友们一起,怀着激动一夜的豪情,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沐浴在晨曦的霞光中,驾驶着凯旋归来的机群,朝着湘西那一片宽阔平坦、深黄而满溢着芬芳气息的热土飞去…

五月六日白天,卢誉标所在的中美空军混合大队,又出动44架战机与轰炸机,探取陈纳德连续作战的进攻,不给敌机喘息的机会,再次飞向汉口日军机场,轰炸日军和弹药库,英勇地与日机群拼搏而打落了20架日机。

在整个河南会战期间,卢誉标和战友们就是这样日以继夜、连续不停地从芷江机场起飞,对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打得日军焦头烂额。中美空军共出动312次、1644架次,共击落击毁日机166架,炸毁日坦克、装甲车及车辆1000余辆,炸沉日舰36艘而大获全胜。

1944年8月4日,“衡阳战役”仍在激烈进行着。尽管大部分街垒已被日寇占领,但坚守最后防线的我国军队,寸土不让,以血肉长城,挡住了日军的先头部队。他们顽强地痛歼日军,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血溅头颅纷纷落;湘江两岸,尸首堆积如山,衡阳城如同一座巨大的绞肉机,贪艺地吞噬着数以万计的生灵,也似台儿庄的血战而令世界惊叹。

为了支持处于困境中的我方守军,驻扎在芷江机场的中美雄鹰,义不容辞,频繁出击,向日寇的倾巢进犯。

卢誉标上午刚攻击衡阳北郊公路上的日军运输车队,下午又接到攻击城内日军前沿阵地上军事目标的命令。黄昏时分,卢誉标和战友们怀着满腔豪情,斗志昂扬地驾驶“飞虎”腾空而起。这次共出动8架战机,编成两个分队,每队四架,卢誉标任第二分队的队长。

当到达衡阳上空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他们凭着飘飞的晚霞反射出的光线,很快便辨清了攻击的目标。“飞虎队”抓住时机,刚进入投弹航线,突然见到有十几架日机,从夕阳反照的方向直冲过来。

卢誉标率先发现,一群来势汹汹的敌机已迫近机舱的有效射程范围内了,事不宜迟,他立即通知第一分队按作战计划俯冲投弹,他自己却率领第二分队的三名战友,绕过敌机的防线,沉着面对敌机,先发制人,毫不迟疑地射出一梭子弹,打中了对方的机头,打得敌机像先筛似的尽是洞孔。一团火光从机舱里喷出,接着机尾又冒出一股烧焦了的浓烟,只见日机摇摇晃晃,如断了线的风等,朝向地面下坠而去见“阎罗王”。

卢誉标刚定下神来,正准备对第二架日机攻击时,突然发现在他机身下方,一架日零式飞机,紧紧地尾随他的战友史美宗座机的后面,而且越来越近。队友危在旦夕,卢誉标的战机,立即从高空直冲下去,在几乎和日机相撞的瞬间,他随即按动电钮,便听见机舱发出在空中开了花。一阵“哒哒哒!哒哒哒!”的怒吼声后,又见一架日机下坠而爆炸,在空中开了花。

队友得救了,脱离了险境,但卢誉标这时却陷入了日机群疯狂般的重重包围之中,好像他的座机上下左右全是日机群“护卫”着他心中暗自好笑:

你们这些鬼子,看日本天皇的专机出巡,也没有老子今天这样威风啊”!“怎么办?是束手就擒,还是和日机同归于尽!”

 “不!冲出重围,活着回去!”这才是最佳的选择,只听卢誉标大喝声,像景阳岗的武松,大吼一声:“看老子的!”

他把操纵杆一推,战机便像纸车似的旋转起来,朝向敌方直冲而去,接着又冷不防来了一个90度垂直下坠,战机几乎触着地面的瞬间,他把机头很快拉起,擦着树梢,越低空朝西面飞去,这种飞行绝技,把日飞行员惊得目瞪口呆了,尚未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时,卢誉标驾驶着战机,微笑着已经赶上了西归的机队。

从1944年4月进驻芷江机场,到1945年3月底,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卢誉标以担负过57次攻击日军的任务,战斗时间达150小时多,胸前已挂上第五枚中美战功勋章。

1945年4月3日,天空灰蒙蒙,机场北端不远的明山,那曾引人迷恋的重峦迭翠、秀丽风姿已让漫天浓浓的云雾吞没了。按航空气象学的要求,这种恶劣的天气,对于当时还没有雷达设置的飞机来说是不适宜飞行的。然而,从前方情报传来的报告,日军正在进行着繁地调动和繁忙的后备运输,估计日寇又要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了。为了打乱日寇的军事部署,阻挠敌人的行动,基地指挥部决定,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对日军的补给线,给予意外的攻击而进行轰炸。

这一天,十点整,已是作战参谋的卢誉标,一个月前,他曾驾驶着刚装备好的“野马式”战斗机和几名中美队员一起,担负试飞咸宁、轰炸日军军火库的任务。这时看着基地四周,全是低垂云层笼罩着,在黑沉沉的浓雾里,飞机仍然按计划起飞,机声“隆隆”震长空,战机一下子便冲进了茫茫云海之中。

这种当时堪称为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由于还没有精密的雷达设备,也只能像瞎眼的鸟儿一样,在云天中惊恐的乱拥乱碰。当时,驾机同往的美飞行员丹林、蓝遇…等,主张掉转机头,返回基地,等待天气晴朗再进行出击。

卢誉标也明知道这种云雾天,是不利飞行的,然而,指挥部下达返回基地,岂不是给下一次试飞出击,也就说明这只是一种探索性质,如果怕危险而返回基地,岂不是给下一次的试飞队员,留下同样危险的隐患。


其他英雄

  • 刘自强 医生

  • 杨虎城 17路军总指挥、陕西省主席

  • 邵云环 记者

  • 王建刚 红军后代,担任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的义务守墓人,27年如一日,以残疾之身守护忠骨,为来访者讲述红色故事。

  • 查玉祥

  • 余元君 湖南省水利厅原副总工程师

  • 艾冬 民警

  • 王冶秋 历任文化部文物局副局长、局长,国家文物局局长、顾问。是中共十一大代表,第三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

  • 江学庆 医生

  • 何建华 三级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