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女排  奥运   习近平

  

美媒:大选结果是对奥巴马八年的否定

2016-11-11 09:20:00  来源:观察者网   点击量:163

【观察者网 综合】热闹了一年半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了。假如说特朗普是那个笑得最开心的人,希拉里是那个哭得最伤心的人,那么奥巴马可能是仅次于希拉里第二伤心的人。在选前的几个月中,作为现任总统,奥巴马不但明确表达了对希拉里的支持,而且不遗余力地为希拉里助选拉票。但事与愿违,希拉里落选了。那么这对奥巴马意味着什么呢?据美媒报道分析称,特朗普当选意味着对奥巴马执政八年的否定。

否定奥巴马和他的接班人

据美国媒体“New Republic ”11月9日报道,奥巴马执政的八年时间里,美国失业率从2009年秋季最高的10%下降到现在的4.9%,数千万美国人都获得了医疗保险,加强对金融业监管和消费者保护的法案已经通过,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灾难性影响的举措也已经取得实质性进展。尽管临近卸任,奥巴马的支持率维持在55%。在这个多元而缺少共识的时代,这近乎是一个奇迹。

但是,我们现在都知道数字毫无意义。在特朗普惊世骇俗地赢得总统大选后,支持率、大选预测、民意调查,这些通通沦为背景,不值一哂。人们对美国选民过去种种的思考和认识,一夜之间都被全盘否定了。特朗普当选,意味着美国选民否定奥巴马过去执政八年所取得的成就,转而欢迎一个承诺要否定奥巴马上述所有政绩的新总统。大多数的美国选民已经不认可奥巴马和他当初竞选时在种族问题上所代表的进步。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CNN)11月9日报道,刚结束的美国总统大选或许是奥巴马八年来无力改变美国政治现状的最好体现,同时这也反应美国选民对奥巴马的否定。当他2007年宣布竞选总统时,他誓言要改革美国政治。如今八年过去了,本次选举“成功地”变成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大选,变成了两个糟糕候选人之间丑陋并且恶心的斗争。2016年,奥巴马在最后的国情咨文中说,我任期内为数不多的遗憾就是两党之间的积怨和猜忌变得更多。

奥巴马为希拉里助选(来源:中新网)

作为奥巴马第一任期的国务卿,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得到了奥巴马的全力支持。在为希拉里一场接一场的选举站台中,奥巴马提醒选民,特朗普当选意味着他八年推动的就业、医保、外交政策、气候变化和社会平等的努力和成绩都将付诸东流。

同时,奥巴马也提醒美国黑人和年轻支持者,如果他们不像当初支持他一样支持希拉里,他会认为这是对他个人的侮辱,也是对他八年来总统生涯的侮辱。但事与愿违,这些支持者们并没有对希拉里送出同样的支持,尽管奥巴马以近乎命令式口吻在拉选票。

相反,奥巴马曾在许多场合表示特朗普非常不适任美国总统,反对这个无礼的亿万富豪掌握象征美国最高权力的核按钮。同时,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奥巴马安抚外国政要表示,特朗普的主张不代表美国的民意和价值取向。

事已至此,和所有民主党人一样,奥巴马需要反思美国选民的真正的倾向和民主党未来的前景走向。而且,大选结果出炉后,奥巴马也明白,他必须吞下苦涩的果实并把权力移交给他公开表达过恐惧的人。上周,奥巴马在佛罗里达州说,“特朗普会破坏美国的民主,而且特朗普让他对共和党感到恐惧。”

否定奥巴马所代表的社会进步

奥巴马过去几个月为希拉里助选付出的努力是历任美国在位总统中罕见的,这显然不只是希望他的前任国务卿当选这么简单。奥巴马希望希拉里可以延续他提出的政治愿景,即建设一个充满希望、团结一致、超越种族的国家。

美国选民在2008年和2012年投票支持奥巴马,让他有八年时间去实现这一愿景。但是,选民们如今弃奥巴马而去,维持奥巴马政治遗产仅存的渺茫希望都在特朗普身上了。

奥巴马卸任时的支持率仍可能维持在50% 以上,卸任总统总比在任时要更受欢迎,这种现象在美国政治中很常见。但是,这都不重要。在特朗普就职典礼上,非裔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和种族主义者特朗普紧邻而站,这才是值得大书特书。

彼时奥巴马意气风发 高呼变革(change) (资料图)

而且,特朗普当选也是对希拉里代表的女权进步最直接的否定。美媒称,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输给特朗普这样一个死不悔改、被指控性侵和性骚扰的性别歧视者,是美国的尴尬和永久耻辱。的确,一些其他因素,比如希拉里的丑闻和缺陷,精英技术官僚阶层的无能,全球化导致的社群和认同对立,导致一些选民投票支持民族、民粹主义,但是真正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帮助特朗普胜选的种族主义因素。

美媒称,众所周知,种族问题是这次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因为特朗普政治生涯的起点就是对奥巴马的种族主义攻击,当时特朗普质疑奥巴马美国公民的身份。随后,特朗普以攻击墨西哥移民为噱头开始了他的竞选活动,特朗普将墨西哥移民描述成强奸犯和小偷。紧接着,特朗普扩大战场,号召颁布禁令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

这些陈词滥调贯穿特朗普的整个竞选活动,人们早已耳熟能详。即使特朗普的支持者有更加感人肺腑的理由为特朗普投票,但不可改变的是他们选了一个公然宣扬白人至上的人,而特朗普存在的正当性就是在白人影响力江河日下时,作为白人试图扭转局势的传声筒。仅此一项就代表了对非裔总统奥巴马的否定。

并且,少数民族、妇女和千禧年选民组成的多数自由派,也是所谓的奥巴马联盟,已经被彻底粉碎。共和党,现在是一个沾沾自喜的白人党,正在全面接掌美国行政、立法、司法,并将损害过去八年自由派人士在过去共和党政府阴影下费尽心血所取得一切成就。

一些人注意到,特朗普获得了奥巴马支持者的选票。这被当成证据用来反驳本次大选是种族主义者胜利的言论。但是,特朗普显然获得了农村地区新白人选民的支持,这些人原本不参加投票,但现在像是已经被激活的沉睡细胞一样活跃。并且,既定事实就是,即使一些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曾是支持奥巴马的民主党人,但他们在《民权法案》通过后却仍投票支持宣扬种族主义的总统候选人。

这不禁使人思考民主党和整个美国将如何从这样一场灾难中走出来。民主党人一定会陷入内讧分裂,民主党左翼更纯粹更革命的自由主义主张将对特朗普的支持者更有吸引力。 同时,这也将会迫使民主党从近年来的形成的认同政治,转向讨好那些在文化上被新兴棕色族群排斥的蓝领和中产阶级白人。并且,民主党也将扭转过去的形象,即民主党的作用是纠正美国过去对少数族群犯下的过错,而且让美国白人为此前的罪恶买单。

目前尚不清楚民主党是否有能力控制其内部矛盾并扩大它的群众基础。但就政策而言,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力度和广度前所未有,白人、黑人、拉丁人和亚洲人通通覆盖在内。希拉里给各个肤色族群提供的从育儿带薪休假到最低工资保障,也远非特朗普和他共和党支持者能做到的。